星櫻戀雨

【米英】Polyjuice Potion【魔药系列(二)】

花札月见酒:

*Slytherin米XGryffindor眉 *


亚瑟第一人称  


01 


阿尔弗雷德一点也不像个Slytherin。 


他会在抓住金色飞贼的时候爆发出Gryffindor式的大笑;会热衷帮助遇到困难的低年级新生——这是Slytherin不屑于做的——他们称这为“Gryffindor式好管闲事”。他会孩子气地给学院里挂着的肖像添上山羊胡子和粉红色的蝴蝶结,就算是为此多次被费尔奇抓去关禁闭也不曾收敛。他没事时就喜欢骑着那把“银箭”在学校里到处乱飞,耀眼金发在阳光下有着刺目的光泽。


  斯科特那家伙曾经带着令人讨厌的笑容,得意洋洋地冲基尔伯特嚷道:“基尔你知道么?我们可爱的小Artie喜欢上了那个Alfred·Hero·F·Slytherin·Johns!哈哈哈哈蛇院那群家伙知道了绝对会吓死的!”  我冷静地看着他,结果发现手里的魔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发射了好几个恶咒,因为他的头发此刻变成了焦炭的颜色,脸上也长出了数不清的红色脓包和疖子,这使他的脸看起来像月球表面一样凹凸不平。


 “斯科特,希望下一次在你这么胡说八道时Merlin会保佑你;不然St. Mungo 二楼又要多一个住户了。”


  虽然这么恶狠狠地威胁他了,但是斯科特说的是真的。  


02  


[谁都知道Gryffindor的亚瑟喜欢Slytherin的阿尔弗雷德。]  


[——也许除了某位当事人。]  


在学生间广为流传的《恋爱指导手册:比爱情魔药更要有效》上,似乎是个情场老手的作者是这么说的:“如果一个人陷入了爱河,是很难不被别人察觉到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是直接又明显的信号。即使他人察觉不到,被爱慕的对象也绝对会有所感应。”  


那么和这句话完全相悖的上述情况又是怎么回事呢?作者在下文中是如此解释的——


 “ 当然,难免会有意外情况。那么哥哥我只能说,这些情况大致可分为两种。一,你表现的太过含蓄了。好好回想一下,是不是连自己有时都会怀疑这份感情呢?这种时候,就应该主动一些……”  


这就对了。


 我合上书,想着哪天一定要好好谢谢把书借给我的本田同学才行。平日里我一直不敢直视这份感情,竭尽全力地克制自己,想必阿尔弗雷德那个神经粗得和扫帚杆一样的家伙也不会察觉。(至于斯科特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我猜是从喝剩下的茶叶渣里灵光一闪占卜出来的吧)  


我抬起眼看了看,阿尔弗雷德和我的距离只不过是两张长桌。他平常很少来图书馆,这一次来估计是为了应付魔药作业(因为他的面前有堆积如山的《快速制作魔药》《魔药大全》等书籍),难得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不是吗?或许我应该过去,邀请他明天和我一起完成黑魔法防御课的练习 ……


就在这时,阿尔弗雷德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我来不及收回目光,和他的湛蓝双眼直直地对上了。他冲我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亚瑟,明天一起去打魁地奇吗?” 


在Madam Pince 的责备中(“和你们说了多少次!图书馆里要保持安静!”),我觉得自己肯定脸红得像个傻瓜。


  03  


经过一晚上的辗转反侧,我决定去和阿尔弗雷德表白。 我想,与其为了阿尔弗雷德魂不守舍一整天,把作业做的乱七八糟后被教授留下来单独谈话;倒不如干脆利落的表达心意来得痛快。而且……嗯,说是头脑膨胀也好、妄自尊大也罢;我心底有个小声音在悄悄地告诉我,他可能…… 也是有一点点喜欢我的。


  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奥利弗——他是个难得的、我觉得还算可靠的Slytherin。 


 “天哪!”他尖叫着,“你要去向琼斯表白?这可不容易啊——我想你至少得喝下一打吐真剂才能开口拦住他吧?”说完他演戏般咯咯地笑起来,这让我感到有些愠怒。


  “够了,奥利弗,这不好笑。”我双手抱胸,皱起眉头瞪着他。


  “好的好的,是我的错。”奥利弗止住笑声,不过态度仍然很随便。“所以,柯克兰小宝贝,你是来让我帮你去向琼斯转达心意的吗?‘噢Mr.Johns,请你下课后去一下湖边,因为太过害羞而不敢亲自前来的Kirkland在那里等你’。嗯,不行不行,这个太没有震撼力了……那就‘Kirkland让我把这封充满爱意的情书交给你,你最好把它拆开并且认认真真的读上好几遍,不然他就会把你变成一头猪’?又或者是……” 


“不,不是那些,我是来请你帮我调制复方汤剂的。”我极力控制自己,尽量做到语调平静地在奥利弗能够发出更多讽刺之前让他闭嘴,以免把这件事搞砸。


  “我不明白你们这些Gryffindor的思考方式——你去告白,和复方汤剂有什么关系?”“你也知道在事情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之前最好不要贸然行事,所以我决定——亲自去和阿尔弗雷德谈谈。”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觉得奥利弗应该猜得出我的计划了。


 “好吧,我想我明白你要做什么了。不过,报酬呢?”真不愧是Slytherin,我转了转眼睛,很随意的利用了一下我的室友们。


 “我不介意每天送点杯子蛋糕给基尔伯特、安东尼奥、斯科特什么的。他们绝对会很愉悦的接受的。” 


“柯克兰小宝贝,我当然愿意帮你这个小小的忙啦。”奥利弗甜蜜地对我笑了笑,随后转身往他专门藏违禁品的那个地下教室走去。 


 04  


一个月之后,复方汤剂终于熬好了。 当奥利弗告诉我这个好消息时,我差点失手把坩埚掉在地上。“太好了!谢谢你,奥利弗。” 


他冲我笑了一下,把一小瓶颜色诡异的药剂塞进我手里。“给——拿好了,我想你对于药效持续时间和使用方法应该已经很了解了吧?” “是的,我已经管艾米丽借了一根头发,而且她答应我在那一个小时内待在有求必应屋里。”  


“艾米丽——我们学院的,七年级,击球手,对吧?不得不说你还真是招人喜欢。”奥利弗耸了耸肩,随后对我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


“祝你好运,柯克兰。” 


  05  我把时间定在了周四下午,就在第二节课下课后。因为这个时候阿尔弗雷德刚好上完占卜课,而我恰好可以提前十分钟守在那里。  


在那天,一切都进展顺利。我成功地溜进了一个废弃的女生盥洗室,冲进一个单间并锁上了门。这简直太侮辱柯克兰家的名誉了,我一边喝下因加进了艾米丽头发而变成稀薄浅蓝色的复方汤剂,一边这么想着;随后我的思绪被迫中断了——一种烧灼的感觉从胃部迅速传遍全身,直达手指和脚尖。接着,便是一种可怕的正在熔化的感觉,浑身的皮肤都像滚热的蜡一样泛起气泡。还好痛苦感很快就消失了,我靠在冰冷的墙上,气喘吁吁地看着自己的长袍因肩膀不够宽而滑了下去,随后被胸前惊人的凸起给卡住了;我的双手变得小了一些,更加白皙纤细。


没有太多时间去留意这些变化,急匆匆地换好艾米丽给我的衣服——虽然她自己说过不介意——但我还是闭着眼睛胡乱套上了长袍;带好她的那几个星星发卡(真是庆幸她没有留长发),我对着镜子照了照,又给自己施了个“清理一新”。很好!现在就算是我那几个哥哥站在我面前也绝不会认出我来。


这么想着,我大步朝上占卜课的塔楼方向走去。 


 06  


阿尔弗雷德果然如我所料地准时出现在螺旋楼梯口,我自然地迎过去打了招呼,随后成功地和他一起聊着天向Slytherin的公共休息室走去。我们聊了魁地奇和该死的草药学作业(“两篇七英寸长的论文!那老乌鸦多半是疯了——”),还有其他一些有的没的。 最后——我偷偷看了看表,还剩十分钟——在有些阴暗的公共休息室里,我问了真正我想问的:“说起来,我听说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我敢保证你不知道,琼斯。”


  “真的么,艾米丽?”阿尔弗雷德表现出兴致很浓的样子,“那可不一定。”


  “是这样的——那群Ravenclaw的占卜狂热爱好者告诉我,有一头Gryffindor小狮子喜欢你——还是出身于一个庞大纯血统家族的小少爷——哦没错,就是Kikrland。” 我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反应,心快悬到了嗓子眼。 阿尔弗雷德微微垂下头,嘴角带了一抹冰凉的笑意,“Arthur·Kirkland?”他的声音里有一些东西让我觉得心头一紧。 “他的话,我当然知道啊。”


  紧接着他抬起头,蓝眸熠熠生辉仿佛能把人灼烧出一个洞似的。我就像中了全身束缚咒般僵立在原地。我有种可怕的预感,但是没办法制止他——随后,我无比清晰地听见:“我早就知道了,柯克兰喜欢我这件事。” “那你对他……?”


  “一点感觉也没有。”他好像误解了我的脸色,用有些顽皮的口吻补充了一句,“如果你喜欢他的话,可别把我当成情敌。”  


“怎么会,”我听见有人在用艾米丽的声音说话,那声音干涩的像是晒了一个月的坚果,“琼斯,你真是一个典型的Slytherin。”  “多谢夸奖,艾米丽。”他懒洋洋的扯了扯嘴角,带出一个微笑来。 


我惊异于自己怎么到现在才发现他是个多么彻底的Slytherin;同时暗自纳闷复方汤剂的后劲为什么这么大——不然我怎么会感到天旋地转,胸口发闷到想吐呢。 


 07 


我觉得自己是幻影移形回到那个小单间的,因为我不记得是怎么回去的。然后我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回了自己的长袍,并且正仰面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我抹了把眼睛,感觉手背湿乎乎的——我以为自己哭了,后来才发现是因为我的手太冷了以至于造成了错觉。


 “这没什么,”心底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安慰着我,“现在你只要做一件事,回到自己床上然后好好睡一觉。或许你还可以给自己调制一些欢欣剂。来吧打起精神来,你做得到的。” “不行啊,”我这么回答,随后觉得这样有些太过强硬,便换了个回答,“嗯,我是说那些事情我会做的,不过在此之前还有点小事要处理。” 


几乎是没有犹豫地,我从单间里冲出来直奔蛇窝。 


拜托了一个Slytherin帮我把阿尔弗雷德叫出来后,我们在学院里闲逛,更确切的说,是我领着有些茫然的阿尔弗雷德漫无目的地游荡。 最后在一条无人的走廊里我停下了脚步。 


“阿尔弗雷德,”我望着他,第一次毫不掩饰地盯着他漂亮的蓝眼睛。


 “嗯,怎么了,亚瑟?”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积压许久的情感就像是滚烫的铁珠在舌尖上滚来滚去。


 “我爱你。” 


他脸上有难以掩饰的惊讶———他动了动嘴唇,用那种让我觉得被伤害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我就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抱歉,我……” 


我还记得魔咒学的教授告诉过我们,咒语要在实际生活中派上用场才能够算是真正学会了。


 “Obliviate*!”曾经怎么练习也无法顺利施出的魔咒此刻轻轻松松地从魔杖尖蹿出,随着一抹白光闪过,阿尔弗雷德的眼神变的涣散起来,目光迷茫地望向前方。 ——现在看来,我对遗忘咒掌握的还不错。Gryffindor应该为此加上五分……


 我急匆匆地逃开,一边跑一边想着也许我真的得给自己回去熬点欢欣剂。


 因为我没有学过止住眼泪的魔咒。




 08 


 “第二,非常不幸的告诉你,对方很可能只是装作不知道,因为他/她根本不愿接受你的感情。”


 ————END————




 *Obliviate:一忘皆空。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