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櫻戀雨

【米英】heart

葵夜@专心备考:

【米英】heart


 


*梗来自《特别的礼物》


 


 


 


 


------


 


阿尔弗雷德早上是被冻醒的。


 


他有睡觉踢被子的习惯,每天都是他的恋人早早起床顺便帮他把被子重新盖好。


 


然而今天他没有帮他盖被子,最近这一周都没有。


 


他的恋人亚瑟·柯克兰出差了,地点奥兰多,为期七天。


 


阿尔将被子捡起来又裹着它在大号的双人床上滚了两圈后才恋恋不舍的起床了。


 


他洗漱的动作很缓慢,洗完后将毛巾披在自己的肩上。


 


他照着镜子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笑容,以前这个笑容是送给亚瑟的。


 


他笑起来很阳光,金色的头发因为睡觉不老实的缘故翘起了一撮显得滑稽,碧蓝的双眼海水一样澄澈。


 


任谁也不会把这样一个年轻帅气的大男孩和疾病、死亡这类词联系到一起,但是事实却就是如此。


 


阿尔弗雷德的心脏随时都可能停止跳动,他的疾病已经困扰他好几个月了,他的医生说他需要做心脏移植手术。


 


不过还好,他早早就在医院全国心脏移植登记名录上登记过了,他每天手机都二十四小时开机,等待着新的心脏。


 


如果是受到了他人的馈赠,那又怎么能不报以回礼?


 


从那时起阿尔和亚瑟就决定他们死后也要讲遗体捐献出来。


 


他坐下来,把昨天的剩菜扔到微波炉里准备继续吃掉。


 


适时地,跟着微波炉“叮——”地一声响起的是手机铃声。


 


阿尔弗雷德打着哈欠关掉了微波炉,听到了最熟悉不过的恋人的声音。


 


“阿尔,早上好!睡醒了吗?”亚瑟清冷的嗓音这时带上了欢愉的色彩,圆润的英伦腔听起来如此的美妙。


 


“早上好,亚蒂!你这几天都不在,hero睡的也超不舒服啊。”阿尔几乎是在听到恋人的问候时脸上的困倦就一扫而空了,转而哭丧着脸像亚瑟撒娇。


 


“你是笨蛋吗?都说了睡觉不要踢被子了。怎么样?冻着了吧?嘛…….我八点就上飞机了,今天晚上估计就能回华盛顿。”


 


“太好啦!亚蒂你知道吗?你出差这几天我都想死你了!”阿尔听到这个消息几乎是在自己的卧室里雀跃着,“Yahoo——”了一阵。


 


“嗯…我也是。”听筒那边亚瑟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不过这还是很好的被阿尔捕捉到了,他迅速的又问了回去,调戏自己可爱又有点害羞的恋人。


 


“亚蒂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白痴!!我说你怎么也算个大学生吧?功课做完了吗?最重要的是…你吃药了吗?我临出差前又帮你开了一副药就在急救箱里,要是现在这瓶吃完了就吃那个。照顾好自己好吗,我晚上就回来给你做大餐。”亚瑟担忧的说道。


 


不过比起刚得病那会儿亚瑟每天十几遍对自己的提醒,吃药啊,不要剧烈运动啊,别让自己冻着啊之类的,现在已经好多了。阿尔也没有再对这些不耐烦了,亚瑟也发现了他确实学会了照顾自己也就慢慢不再把这些每天都挂在嘴上了。


 


关心难道不是爱的一种表现吗?


 


“谢谢亚蒂的提醒——!不过大餐什么的就真的不用做啦哈哈哈哈。”阿尔弗雷德打哈哈的笑道,顺便调侃起了恋人做饭难吃这点。


 


“你说什么,混蛋!”亚瑟气恼的挂了电话。


 


 


阿尔弗雷德吃完饭之后就把亚瑟的被子抱出去晒了,今天是周日,阳光很好。刚入秋季的时节,一切都不太冷也不太热。


 


他看着被子笑了笑,以前就连晒被子亚瑟都不让他做,真是快把自己惯坏了。如果病好了,不得连什么家务活都不会做了啊。


 


做完这些,他看了眼时钟,那是他和亚瑟同居一个月之后买回来的。


 


是他拜托钟表店的老板特意定制的,美/国和英/国的国旗占据了钟表的两边,代表了他们的国籍,就连指针都是黄色的星星,像是北极星。


 


9点10分,他现在得找点事做杀杀时间了,因为他实在是太期待亚瑟回来了,以至于好像等待的时间都被无限拉长了一样。


 


他拿出了前一阵子他的好友大卫送给他的出院礼物,那是最新的一款游戏机,听说是花了大卫攒了半年的打工费才买下来的。


 


他给自己拿了个垫子坐在了地上,以前亚瑟老是不让他坐在地上玩怕他着凉,实际上这屋子有地热,垫子又厚完全不用担心的。


 


亚瑟走之前在他们的超大号冰箱里塞了好多吃的,完全不用他出去再采购了,所以阿尔弗雷德自然而然的拿出了他爱喝的碳酸饮料(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就买了一瓶)从沙发后面摸出了一大包零食,就这吃了起来。


 


他喜欢格斗游戏,因为本来身体就不能剧烈运动,所以他只好在游戏上找快感,手柄被他按得啪嗒啪嗒直响,没有两下对手就被自己撂倒了,这很好的激起了他获胜的快感。


 


 


 


阿尔弗雷德坐在地上玩了几个小时,随后自己在厨房里鼓捣了三个半小时,总算做出了还算可以入目的一盆蛋炒饭和一个水果蛋糕。


 


蛋炒饭是自己要就着咸菜吃的,那个水果蛋糕是给亚瑟的惊喜。


 


他最近一周查阅了各种料理书,就是为了做出来这个蛋糕。


 


他看着蛋糕慢慢的笑了。


 


亚瑟是个丢三落四的笨蛋,他甚至都忘了今天是他们交往两周年纪念日。


 


早上的时候,阿尔几乎是废了很大的力气才不去提醒亚瑟,为了给他个惊喜。说实话对他来说一周真的太长,他已经很想念亚瑟身上淡淡的红茶香味了、他总是表情多边的脸、他跟自己说话时饱含情感的语调、还要情事是他那让人血脉贲张的身体。


 


亚瑟的一切都让他想念。


 


 


 


 


五点半的时候他收到了亚瑟已经下了飞机的短讯,说是已经开车往回赶了。


 


既然马上就回来了阿尔心也就安下来了,他想今天晚上一定会过的非常愉快,所以他得养精蓄锐才行,他拿着手机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七点的时候,他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他眯着惺忪睡眼看了看联络人,是全国心脏移植中心打来的。


 


“您好,琼斯先生。这里是全国心脏移植中心。就在刚才,我们获得了新的大体老师。您可以进行心脏移植了,要我通知您的医院吗?”温婉的女生说出了令他雀跃的话语。


 


阿尔弗雷德觉得今天他一定是碰上什么好事了,他的恋人说一会儿就回来,现在又有了新的心脏,他的一切都要步入正轨了。


 


“拜托你了,谢谢。”阿尔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然后快速地挂断了电话。


 


然后快速地找到了亚瑟号码(他的号码在单独的分组里特别好找)打了过去。


 


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亚瑟。


 


“嘟嘟——”的忙音响了十几次后阿尔才不得不放弃了继续打爆亚瑟手机的冲动,估计他是马上就到了,觉得这个时候接电话浪费电话费没必要吧。


 


 


 


几乎是他在停止了给亚瑟打电话的瞬间,另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是他的朋友大卫。


 


“阿尔?!恭喜你!!真是上帝保佑,你一会儿要去医院吗?”


 


阿尔这才想到在心脏移植中心得留三个电话才行,所以大卫也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那就意味着亚瑟也已经知道了?


 


“嗯是的,我这就去。我已经告诉医院了,不过hero我联络不上亚瑟。”


 


“估计是他已经知道了吧,应该会在医院等你的。”


 


“嗯,hero给他发完短讯了,哈哈哈哈哈总算等到了MY NWE HEART!!。”


 


“哈哈哈,真是恭喜你啊,等我这就来带你去。”


 


“真的不用啦,我自己可以去的dude。”


 


“不·行,这是亚瑟拜托我的,说他出差了拜托我看好阿尔弗雷德那个小混蛋。”


 


阿尔哭丧着脸,满脸黑线挂了电话,嘴里还不忘了抗议几句:“亚蒂简直把hero当玻璃人了。”


 


 


 


好的消息总是传播的特别快,他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朋友都来了,他的兄弟马修愉快的跟他说着“恭喜你,阿尔,爸爸妈妈正在来医院的路上。”


 


不久,护士就来说心脏马上就到了,就在送来的路上。


 


大卫帮他办理好了入院手续,好几个护士就准备起来了,他的主刀医生带他去了手术室。


 


 


他躺在手术台上,冰冷的麻药注入体内,他昏昏沉沉再度陷入睡眠。


 


他希望他最好在手术一结束就能看到亚瑟。


 


 


 


又是几个小时过去了,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手术很成功,他的身体跟新的心脏没有任何排斥反应。他又能重新做回那个活蹦乱跳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了。


 


“亚瑟在哪?”忽略了干渴的嗓子,阿尔戴上眼镜迅速问道。


 


“你的兄弟已经去接他了,他很快就到。”护士笑笑,将他病床前的床头柜上放了一瓶花朵。


 


花朵火红娇艳,似在滴血。 






 


阿尔弗雷德变得很暴躁,在出院半个月之后他已经连续几周都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话了。


 


那之后,亚瑟一直都没回来。


 


事实上,他已经部分回来了。


 


他收到了他最好的一个纪念日礼物,但是他却痛不欲生。


 


就在阿尔弗雷德移植心脏那天晚上,亚瑟开的车出了事故,他的车与一辆大卡车正面相撞,很快的车速造成了很严重撞击,他几乎是当场死亡。


 


警察从他的驾驶执照上得知,亚瑟是器官捐献者。于是,他们就把他的器官留了下来。阿尔正好是等待移植心脏名单的下一个,死者的血型等情况正好与他相匹配,所以。心脏便给阿尔送来了。


 


得知消息的阿尔弗雷德几乎是悲痛欲绝。


 


 


 


因为阿尔突然想到了他们校园恋爱的时候,他的第一次告白。


 


亚瑟问他:“你想要什么?”


 


他笑着回答:“你的心。”


 


他还记得亚瑟听到这句话时羞红的脸,他是那么的腼腆,可爱。


 


不自觉地、阿尔弗雷德的一滴泪水已经滑到了手上。

评论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