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櫻戀雨

【米英】重返地球

eoksng:

感谢上帝!

  

 

  

能在这个该死的飞船舱里呆够六个月,对奥利弗来讲就是个奇迹了。他无聊得快死了。星星和人类一点都不同,不会说话,不会唱歌,在没有大气的空间里,连他们长什么样你都看不到。失重的感觉起初还是挺好玩的,奥利弗承认。然而轻易就能让正立行走的人,腾空,倒转,然后身体不按自己控制的,扑腾不停,好像即将窒息在这片黑暗里,没有一刻不是如此,还是说向来顺从引力的人们,在失去这股力量后,反而无所适从了?

  

 

  

也许。

  

 

  

这个问题太复杂了,应该交由世界上脑筋回路最复杂的,那些哲学家们思考,奥利弗不是,他只是个爱好上传旅行视频,然后看自己这次在周刊第几位的up主罢了。可以说,奥利弗的账号在那些网站上已小有名气,但是他想要自己被更多、更多的人知道。尽管他不肯定自己还能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好吧,如果他还能回到火星,他相信自己这次的视频,一定会爆红。

  

 

  

毕竟,他的终点可是选在了古地球,多么伟大的一次遨游!

  

 

  

除了几百年前的科学家有做过最后的研究,就这个时代,谁还会去在意那个人类废弃的星球,那里已经变成地狱了,至少对人类而言,生存的黄金时间,早在自然选择中剔除了。

  

 

  

冰川融化后的海平面即将没过最高的陆地,据说是这样的,媒体们都用上”寿终正寝“这样煽情的描述,不过在奥利弗看来,地球没有因为人们的离去停止自转,也没有从椭圆形变成三角形,它还是在生长,只是人们再也回不去了。

  

 

  

趁还能回去时,多看一眼吧。

  

 

  

&

  

 

  

上帝把人放逐出乐园的时候说:让他们爱吧,这是最好的枷锁,只要他们还被爱捆绑,就永远无法回到天堂。
——《归者无路》

  

 

  

&

  

 

  

他站在无数祖先创造的文明之上,世界没有剩下多余的颜色。或许在这颗星星看来,生命不再值得赡养,于是它将万物为人类作燔祭,用海水埋葬了所有花朵和森林。几百年后,要是有新的人类来到这里,会将这颗星球和他们联系在一起吗?

  

 

  

也许会。

  

 

  

然而奥利弗很难在这里找到人类留下的遗产。好吧,想象一下,或许他脚下是一座混凝土结构的摩天大厦,或许空气中还有无数未得及消解的放射性物质,只是星球上发生过美好的,关于生命的演化,已经死去了吧。

  

 

  

所以这颗星星才会那么寂静,哪怕今日有新的生命的造访,也伤心地一语不发。

  

 

  

真是的,这样的话,怎么告别呢?

  

 

  

“喂,”奥利弗费力爬出半个飞船舱,站在整片水域的最高点,“你再不理我,等天亮,我可就要走了!“

  

 

  

他睁大一双希望的眼睛,不耐烦地等着这颗星球的回答,没有人听见海底又一座教堂的倒塌,像是谁的感情挤压在时间的洪流里。

  

 

  

“你是……?”

  

 

  

&

  

 

  

在这颗寂静的星球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时,奥利弗脚一滑半个身子掉进海里,而来人和自己的身体构造并无差别。

  

 

  

“你……你是地球人?”他听见自己每一个颤栗的单词。

  

 

  

“……呃。”对方失神几秒,最后还是友善地把这个奇怪的外星访客,从海水里拉回了飞船舱顶,“算是吧。”

  

 

  

“上帝啊!看老子发现了什么!古生物!” 奥利弗的头盔还没有卸下,他兴奋地从座舱边抱出镜头,吃力地举高过头顶,“嘿,老兄,想对火星上的居民们说点什么吗。“

  

 

  

“等一下,”这名来自地球的男子有点尴尬,奥利弗留意到他有根翘得很高的头发,是地球人的普遍特征?不,这不是重点。

  

 

  

“你这样做的话也没有……“

  

 

  

“拒绝也没用了!“奥利弗调皮地移开相机一角,”已经拍照留念了,嘿嘿!”像是担心未知古生物会抢走自己的相机,以最快速度物归原处后,奥利弗得逞地一把合上舱盖,两只凌空的脚一晃一晃,“事后我会把自己的脸p在你旁边,然后打上地球古生物的话题,老子就火了哈哈哈。”

  

 

  

他夸张的肢体动作实在太好笑,对方不再多计较。无数的风钻进他空荡荡的袖口,在奥利弗的看来,这个人,就像下一秒就要腾空飞走的海鸥。

  

 

  

“喂,你这样,不冷吗?”他指着对方赤裸的双脚。

  

 

  

“啊这个,毕竟hero别的衣服都被水泡坏了。”

  

 

  

“……这么惨,下次我来看你时会给你带衣服的。”

  

 

  

“作为肖像权的补偿?”

  

 

  

“别给老子得寸进尺啊。”奥利弗本能地回击,然后他就后悔了,他想起这个星球马上就要被海淹没了,也许,他们不会有下次了。

  

 

  

于是他像是补偿一般,虚心地扯开话题,“那个,我叫奥利弗,是从火星来的,你应该算是我的祖宗了吧,唔,祖宗好。”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己这么真诚的问候居然被嘲笑了,魔性的笑声成功激怒了奥利弗,恼羞成怒的他直接挥起拳头,谁知对方侧身,他本人倒是一个重心不稳,眼看又要掉海里,恍惚间只觉一把大力,硬是把他拽回舱顶。

  

 

  

“痛!”好吧,其实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宇航服严重限制了他的动作,奥利弗用脚趾都能想象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

  

 

  

“混蛋……你们地球生物都是大力怪吗?”

  

 

  

“是本hero太强壮了吧。”

  

 

  

这是在讽刺我很弱吗?

  

 

  

“不过,”就当奥利弗准备反唇相讥时,他听见对方的声音,从遥远的风里传来,“我想我应该不是你的祖先哦。”

  

 

  

啊?

  

 

  

那人朝无尽的海水方向指了个方向,“我想,你的祖先应该是英/国人吧。“

  

 

  

&

  

 

  

英?国?那是什么地方?

  

 

  

“是地球,不,按你们的话说应该是古地球的一个国家。”

  

 

  

“古地球有这个国家么,”奥利弗疑惑地皱着眉头,扳着指头,“不是只有美/国,中/国,俄/罗/斯什么的吗……?”

  

 

  

”虽然听你这么说,hero有点高兴,不过,”他顿了顿,语气有点怀念,“地球这里可是有诞生过几百个国家哦。”

  

 

  

”这……这么多!“火星少年吃惊地睁大眼睛。

  

 

  

“而且,“他看到一束星光从那人的眼底点亮,“英/国很久以前,可是非常强大的国家呢。“

  

 

  

”那是你的国家吗?“

  

 

  

“不是,但后来,唔……“他停顿了好几秒,搜罗出了一个相对贴切的说法,”我们成为了彼此的一部分吧。”

  

 

  

“啊?”奥利弗被他的说法绕晕了,他漫不经心地撇撇嘴,”那他呢,你既然还在这里,那英/国呢?”

  

 

  

那人的咽喉动了动,哑然失声,后来奥利弗回想,究竟是什么东西堵住了他一开始想说的话呢?他想起男人眼底亮起的星光,几乎照彻整个孤寂的灵魂,只是一个名字罢了。那些以他的年纪还读不懂的东西,就像是浓重夜色下的潮水,几经涨落,最后被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压了下来:

  

 

  

”他就在这里。“

  

 

  

&

  

 

  

“奥利弗,你觉得地球一开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老子……唔,我,我不清楚。在我爷爷的爷爷那代好像还有学地球史吧,但是我们已经不学了,所以……”

  

 

  

“不要紧,你想到什么就说吧。”

  

 

  

“那,我觉得应该很吵吧,我指的不是工业兴起后那种金属的声音……从很小的动物,什么蝉鸣啊,鸟叫啊,到很大的动物,比如野兽在大地上奔走的啸声,还有人类,他们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么强吧,就每天围着火堆唱歌,跳舞……总之,不该是现在这样死气沉沉,只有海水,什么声音都没有……”

  

 

  

“恩,差不多,不过,这颗星星最初的时候就像现在一样,只有海水。”

  

 

  

“真的?”

  

 

  

“我当时知道也吓了一跳呢,这是英/国告诉我的,“他看着远方唯一一颗升起的星星,“他跟我讲,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是睡在海里的。”

  

 

  

“那你的小时候呢?你没有印象吗?”

  

 

  

“我一直在想几千年前的事,可什么都想不起来。很多关于我自己小时候的事,连我自己都没有听过。后来英/国告诉我,如果想不起来就别想了,有些东西记不得也没什么不好。可是在世界上活的时间越长,就越会忍不住去想以前的事。“

  

 

  

”这可真不好。“奥利弗托着腮打断道,“不可回头看。①“

  

 

  

”这是你们的课程吗?“

  

 

  

”算是吧,我们家特别信这个,老子是被逼的,“他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呢?其实我挺好奇,你和英/国是家人吗?“

  

 

  

”是。”好像每提到这个人的名字,他的眼睛都会很用力地闪烁一下,“对我而言,比家人更重要的存在。”

  

 

  

&

  

 

  

”难道你们就没吵过架?“

  

 

  

”也有啊,“他的声音渐低下去,”我第一次上战场,对手就是他呢。“

  

 

  

”哦……“男孩大吸一口气,苦着脸道,”这可真糟糕。“

  

 

  

”是,糟糕透了,很多细节怎么忘都忘不了,那是我经历过最痛苦的雨天,他拿枪抵着我,哭着对我说没办法向我开枪。“

  

 

  

“这可真……但是你们看起来感情好极了,怎么会……”

  

 

  

“如果,奥利弗,“他一字一句道,目光直直投进对方的眼睛,“如果我说,我的行为有时会偏离我本人的意识,你相信吗?或者这么说,很多时候,我们会不可控变成另外一个人,没有自我的感情,所有反对那样规则的东西,都会被清空......”

  

 

  

“我好像有点明白,这……是什么疾病吗?”

  

 

  

“可以这么理解吧。我的生命中,不断重复这种可怕的桥段,这毋庸置疑,伤害了我的家人,很多次,无数次,等到我想去道歉的时候,他也不记得我了。”

  

 

  

“你是说……英/国也得了这种病吗?”

  

 

  

“是,像我们这样的意识体都没有办法违反这套规则。”

  

 

  

“意识体?”

  

 

  

“我们是无数人类的意识体,也许,这有点难理解,绝大多数的人们也不知道世界上我们这种人的存在,我们的身体里有自己主导的部分,但它非常脆弱,一旦有外人想掌控我们的思维,易如反掌。“

  

 

  

“可是英/国是家人这种想法,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的吧?”奥利弗托腮扬了扬眉毛,“如果连“爱”这种想法都是别人灌输的,这才更可怕吧。“

  

 

  

阿尔弗雷德呆楞在原地,释然地笑了,“是的,我很庆幸。”

  

 

  

能用自己的意识,学会了爱你,在无数个断层的记忆里,这份感情和愿望也没有改变。爱上你这种事,它多美好,多么美好啊。

  

 

  

&

  

 

  

当最后一个英/国人走上美/国的国土时,便意味着,大/不/列/颠/联/合/王/国消失了,海平面已经淹没了这个曾经海上霸主一半的领土,移民,可能是作为政/府最好的选择了。美/国在上司的授意下机械地签上字,等他找回自己意识后,迁徙的工作已经开始了。陆陆续续的人抵到美/国的海岸,英/国,就要被时间的风吹散了。

  

 

  

这就是意识体吗?明明拥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却又不得不沦为人类史附属品,如同宇宙里呐喊的星星,谁会记得哪一颗的姓名。

  

 

  

我得去找回我的星星。

  

 

  

 必须是用我自己的意识,阿尔弗雷德无比确信这一点,他感到英/国的一部分力量已经流进自己的身体,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每一寸皮肤,每一丝头发,每一粒细胞,每一滴血液,都叫嚣着与自己同等的感情。

  

 

  

那是什么?

  

 

  

是在那些的碎片的时空中,他们各自在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质疑了无数遍的东西。

  

 

  

那是什么?

  

 

  

为什么在我身体即将化作碎片时,还是想再看一眼你的眼睛?

  

 

  

如果不是爱,还有谁能在灵魂这么近的地方哭泣?

  

 

  

阿尔弗雷德几乎是在踩刹车的同一秒破门而出,那不是英/国,是亚瑟,是那颗属于他的星星。水浸透了他的鞋底,星光模糊了他的轮廓,阿尔弗雷德感到自己温暖的皮肤正触摸着亚瑟的骨头,一节一节,他马上就要枯萎了,是会变成明年初春的瑞雪,还是夏夜里璀璨的银河?

  

 

  

哪一种都不是他想要的,都不是,都不是。

  

 

  

“别这样,阿尔。“亚瑟几乎是虔诚地,抱过他的头颅,他的手指深深地塞进他的头发,身体分散出无数的星星,

  

 

  

“我再也不会去别处了,我的容身之处只有你,任何人都不会再干扰我们,时间再也不会让我不爱你,听见了吗?阿尔,所以,不要在我的灵魂里哭泣了。”

  


 他看着亚瑟眼底越来越亮的星光,如此清澈,又是如此悲伤,死亡的水涡在他们身下开启,他抱紧自己的星星,想同他一道沉没在深海里。  

 

  

水面湮没了他们的身体,”听我说,阿尔。“阿尔弗雷德听见亚瑟的声音,他的双手再也抓不到任何的东西了。

  

 

  

在意识体诞生的海洋里,他们花好几个世纪学会了对人而言最重要的事情,爱。在永不停转的时间长河里,他们彼此相爱。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阿尔弗雷德还是哭了。

  

 

  

那是星星最后的祝福:

  

 

  

“……毕竟爱这种事,它多美好,多么美好啊。”

  

 

  

&

  

 

  

阿尔弗雷德很久没有和人说过这么多话了,奥利弗似乎迫切想从他口中了解每一个,曾经诞生在这颗星球上的国家,这让阿尔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他告诉他有关凯巴布的峡谷,维尔特的巨石阵,最好喝的酒是科西嘉的白兰地,最好看的花是箱根的樱树……他讲故事时,眼睛一直没有移开天上唯一那颗星星,冰凉的海水浸过他的脚踝,他就那样无所畏惧立在海的一处,像是一根随时要倒塌的盐柱。 风正在将他的灵魂分裂,海底不断有陆地像花瓣一样陷落,是这个星球要带走他了吗?

  

 

  

奥利弗隐约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的身体里爆炸,他们变成星星的尸骨,不断掉落进海,然后向这颗星球任何一处的水流中游去。

  

 

  

他终于从那一半不属于他的精神里解脱了吗?

  

 

  

 在海水吞噬地球之前,在太阳蒸发歌声之前,在月亮遗忘国家之前,在我还在比下一刻更加想你之前,我终于能将我爱你这句话说出口了。

  

 

  

&

  

 

  

“故事讲完了,我想你得走了。“阿尔插着裤袋,“看到了吗,“他举起一根手指,”趁那颗星星还没有隐没在光里,你应该起航。”

  

 

  

“可是你……”

  

 

  

“奥利弗。”他叫他的名字,“我们原本就生活在不一样的时空里,可以在世界的尽头见到你……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无声的风吹过地球上最后两个人的身体。

  

 

  

 “你会记得我吗?”少年小声道。

  

 

  

“会。”

  

 

  

“那我还会记得你吗?”

  

 

  

“会,一定会的。”他朝海里迈开一步,蔓开的波纹温柔地将它的身形包裹起来,“来,启程吧,奥利弗,我就在这里看着你,直到你抵达到那颗星星。”

  

 

  

奥利弗突然有点想哭,他钻进座舱,隔着舷窗大声呼喊道,“你发誓你会一直在这里?“

  

 

  

”是,我发誓。“飞船启动了,喷薄的热气不断扭曲着他们之间的空气,它正声嘶力竭地抖动着,奥利弗感到大脑里每一根神经,源源不断输送着古老的信号。 我是那个名叫英/国的意识体里最后一粒原子吗?这就是英/国消失前与你最后的约定吗,阿尔弗雷德?他有太多、太多想说的告别,就像亿万星系外永远无法抵达这颗星星的光热。

  

 

  

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终于可以跟着自己的意识死去了,像一只腾空飞起破碎开来的海鸥,消融殆尽在他最美好的回忆里。

  

 

  

&

  

 

  

奥利弗飞出大气层时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变成了星星,从某个人的身体里飞了出来,和鱼一样在海水里自由地游走。然后他听见了蝉鸣,闻见了鸟叫,他记得深深凹陷的地方叫峡谷,像海星一样形状的粉花是樱树。新的大陆从海洋深处升起,远古的野兽发出了第一声嘶吼,神秘的舞蹈让歌声在整片大地响起。

  

有人把高高堆起的柴火点亮,然后他们开始亲吻,就像很久很久之前他们做过的那样。

  

他们不会忘记,毕竟爱这种事,他多美好,多么美好啊!

  

 

  

①不可回头看:《圣经·旧约》创世纪19:17

  

 

  

【END】

  

 

  


  

 

  

后记:国设米英一直是我不敢碰的一条线,沿用了夏之门中的设定,没有比米英更适合宇宙的CP了TAT

评论

热度(50)

  1. 星櫻戀雨我是小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