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櫻戀雨

〖APH/米英〗人鱼,人鱼【two】

开坑不填的髅御枫:

*cp为米英,亲子分,微法加


*阅读过程中不适者请及时退出




不同于海面上的气氛,亚瑟在死寂得可怕的深海里孤单的游着,右眼的疼痛已经麻木,留下丑陋的伤疤,吐出的无色气泡一直向上升,向刺眼的浅蓝色地方升去,然后炸裂。





颜色就像那人的眼睛一样。





明明是浅蓝色却比深海还深邃,让人猜不透。亚瑟摸了摸自己右眼如白色面具一般的薄膜,伤口已经一层一层包裹在内,似乎在尽力恢复——人鱼的合愈能力。





没有用的。亚瑟任由白色的薄膜覆盖住整张右脸,然后再扯开,让他的右眼藏匿在金色头发的阴影下,暴露在海水中——“遭抛弃的海妖”,人类是这样称呼自己所见到的有缺陷的人鱼的。





实际上那些人鱼并没有错,就像比亚瑟年长一些的大姐姐奥铃娜,她生来有一道横跨整张脸的疤,像是布娃娃的拼接部分,亚瑟和其他人鱼都觉得这没什么影响,甚至觉得那道疤很帅气,但不管奥铃娜有多小心的浮出水面享受阳光,她会立马被人发现。





那些人大叫着“遭抛弃的海妖”,然后向她扔鱼叉,好几次,奥铃娜都会哭着游回来,原本宽大漂亮的尾巴现在变得和破碎的布头一样,只有她那头银紫色的头发没有变。





但是自己现在这个状况,还真是配得上“遭抛弃的海妖”这个称呼,亚瑟咧开嘴笑了,尾巴有力的一甩,冲乱平静的水流,向罗维诺所住的方向游去。





看着身边的光亮渐渐被黑暗交替,他突然明白罗维诺为什么要安身在深海处的暗礁,因为这里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不是吗?





死寂一片,阳光明媚,海底和海面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阿尔弗雷德近乎崩溃的坐在船长室里,面前摆着的是亚瑟留下的财富,但他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真正想要的早已离开。





为什么他会突然离开?阿尔弗雷德做梦也不会想到答案,那天他在这个空间里和部下的随便一个谈话会被在门外的亚瑟听得一清二楚。





人鱼是脆弱而坚强的。





他们可以毫不留情的斩杀任何一个人,也可以为了自己爱的那个人牺牲一切,就算是他们自己。但你要记住,欺骗人鱼的后果,你可能永远也无法弥补,人鱼会原谅你,但不可能再次相信你,就像钉过钉子的木板,再将钉子拔出后,留下的只会是有着黑色小孔的木板,无论如何都回不到从前。




背叛是不被允许的。





不光是人类,人鱼也一样,他们甚至比人类还要敏感。




阿尔弗雷德收到的消息里,无一不是寻找无果,惆怅的情绪笼罩在这个男人身上,原本应该趴着翘着腿看书的亚瑟的床也变得冰冷无人。船长室在亚瑟走之前就被他打扫得干干净净,没错,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给阿尔弗雷德留下,就连空气中都是海盐的味道。





海水拍打着木板,海鸥的叫声在阿尔弗雷德听起来从来没有像这般聒噪过,他的门被再次敲响,阿尔弗雷德忽的站起,碎碎念着一些类似祈祷的话,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门。





是弗朗西斯,那个西班牙海盗船上的大副,也算是船长之一,他们船上的船长一共有三位,一个是面前的弗朗西斯,另一个是阿尔弗雷德的师傅,白头发的基尔伯特,第三个就是那个西班牙人,安东尼奥。






现在那艘船由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分担安东尼奥的那部分职责,而安东尼奥从上一次那条叫罗维诺的人鱼无声无息的跑掉以后就很少出现,这不,你瞧弗朗西斯又来找他的大副马修了,鬼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说到马修,他是阿尔船上的大副,也是阿尔弗雷德的哥哥,明明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存在感却低得要命,经常会被忽略,但是办事能力却是一等一。





“哟,阿尔,怎么了,愁眉苦脸的?”弗朗西斯一只手搭在门框上,另一只手不断缠绕搅动他有些长的卷曲金发,像一只慵懒华贵的猫在修饰皮毛。





“你早就知道了吧,关于我和亚瑟的事,所以说——”





“好好好,哥哥知道啦。”弗朗西斯离开了靠着的门框,他有些吃惊,短暂的时间内,那条人鱼会把阿尔弗雷德变得那么认真严肃,弗朗西斯将手伸进风衣的口袋里,微笑着。





“哥哥这次可不是来笑你的,毕竟你和东尼一样。”弗朗西斯摸出了一张邀请函,丢在了阿尔弗雷德手里,“而且这次,哥哥我来就是和你谈这件事的。”





阿尔弗雷德看着那封邀请函,血红的凝固蜡烛上,印着暗金色的面具图腾。





……Black market auction



TBC.

评论

热度(114)